格雷泽家族到底是怎样的一家人?和他们打交道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The Athletic作者Mark Critchley就撰文谈论了这一话题。

2005年春天,当格雷泽家族试图以7.9亿英镑的杠杆收购曼联之时, 马尔科姆-格雷泽的三个儿子——乔尔、阿夫拉姆和布莱恩——与曼联董事会成员们,在伦敦投资银行Cazenove的办公室进行了一次会议。

这次会议可谓是那段时间双方进行过的,人数最多、规格最高的一次会议,双方都带了大量顾问出席。同时,这次会议对于格雷泽三兄弟而言也相当重要。他们都希望通过这次高规格的会议,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一位当时出席了该会议的知情人士表示:“三兄弟同时走入会议室,并试图向我们展示他们的超级碗冠军戒指。”

这枚戒指是他们为了纪念家族所拥有的的坦帕湾海盗在两年前首次赢得NFL冠军所打造的,每枚戒指上都镶有50多颗钻石。公开炫耀这一戒指,虽然看起来有些炫耀的成分,但这也表明了他们对体育成就的自豪感——即便这样的自豪感,在他们收购曼联后的18年里,真的鲜有享受。

消息人士表示:“坦白说,他们赢得了超级碗的冠军,这让他们感到非常自豪。”

炫耀冠军戒指的举动,也让我们从一个侧面了解到,与这个非常富有、非常成功,但又非常自私的家族打交道,到底是什么感觉。

目前,格雷泽家族正准备将出售25%的少数股权给拉特克利夫的英力士集团,并在此过程中移交曼联足球业务的控制权。或许对于这样一个凡事都希望抓在自己手中的家族而言,能作出这样的决定,真是让人感到惊讶。

英力士集团对曼联足球业务的影响到底会达到怎样的程度?它将如何运转?格雷泽家族作为大股东,他们能随时终止这样的安排吗?这些都是目前人们想知道的问题。

格雷泽家族到底会放权到何种程度,目前人们还不清楚,但这可能也取决于英力士集团这25%曼联股份的构成。曼联的股票分为A类和B类。B类股票的投票权是A类的10倍。B类股票由格雷泽家族单独持有,而且即便他们将手中的B类股票出售,这些股票也会转化为A类股票。

如果真的和人们所预期的那样,那么英力士集团的25%股份将是A类和B类各占一半,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手中的股份甚至达不到董事会5%的投票权。

诚然,只要拉特克利夫与格雷泽家族相处融洽,可能这些都不是问题,不过这显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值得注意的是,拉特克利夫确实做了近20年来其他商业大佬们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与格雷泽家族坐上了谈判桌,并说服他们放弃了一部分曼联股份。

或许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应该已经挺清楚与格雷泽家族打交道是什么感觉了。

曼联很早就已经在伦敦证交所挂牌。2005年格雷泽家族试图收购曼联之时,球队董事会成员受伤也只不过有差不多2%的股权。所以他们并没有办法直接阻止格雷泽家族的收购,但格雷泽家族仍然希望同他们能批准自己的收购行为——如果董事会愿意向球队其他股东推荐潜在报价,那么格雷泽家族的收购尝试就不会被贴上“敌意”的标签,为曼联提供5.4亿英镑融资的银行和对冲基金也将保持中立。

在格雷泽三兄弟看来,他们需要一开始就展开“魅力攻势”,他们作为坦帕湾海盗的老板,这一身份也在一定程度上为他们与曼联董事会成功沟通奠定了基础。

2004年9月,曼联高管们曾前往佛罗里达州,考察格雷泽家族的产业,试探他们的真实意图。当时曼联高管们参观了坦帕湾海盗的训练基地和拥有60000个座位的雷蒙德-詹姆斯体育场。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曼联高管们认为,管理一支成功NFL球队的经验,和充分发觉曼联的商业价值,是相同的。”

此外,马尔科姆-格雷泽和妻子琳达还在棕榈滩的家中安排了一次午宴,热情款待了这些来自曼彻斯特的曼联高管。诚然这次午宴上,马尔科姆-格雷泽没有让曼联高管们感受到足球热情,但格雷泽三兄弟还是在这些曼联高管心中树立了不错的形象。

乔尔给曼联高管留下深刻印象,阿夫拉姆展现出了财务细节的专业把控力,也展现出了自己对足球的极大热情,至于布莱恩,他就是曼联高管们眼中的“商业专家”。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曼联被格雷泽家族收购之前,这家人的表现让人“倍感亲切”,而且曼联高官拜访格雷泽家族之时,也普遍认为他们通情达理、平易近人,更为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认为这家人非常有礼貌。

另一位在此过程中,与格雷泽家族打交道的消息人士表示:“当你在一家上市公司拥有大量股份之时,双方应该处于一种敌对关系,但他们并不是粗鲁的人。他们对我们很好,因为他们希望我们推荐他们的报价。”

当格雷泽家族开始采用一些相对激进的做法之时,也会因为“虚假的外表”而被简单视为商业行为。

例如,第二年11月的曼联年度股东大会上,董事会有人公开谴责格雷泽家族的提案所涉及的债务水平“不符合球队的最大利益”后,格雷泽家族的回应是投票让三名董事出局——即便考虑到到场人数以及球迷群体中日益上升的反对格雷泽家族呼声,所以他们并没有亲自出席,而是派遣来自Allen & Overy律师事务所的代表,代理行使投票权。

正如记者Mihir Bose在《曼彻斯特大混乱》中提及的那样,曼联甚至会协助这些代理人,帮助他们回避球迷的注意,准许他们在会议前进行投票,并坐在靠近出口的位置,以便于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从他们协助反对董事会的行为来看,曼联高管对格雷泽家族的策略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动作上的反对。当一位曼联知情人士表示:“作为股东,你有什么权利?其实并不多。你可以要求召开董事会,或者在大会上投票反对决议。在格雷泽家族获得球队控制权之前,这些是股东仅有的权利,因此他们行使这些权利以显示他们严肃的态度。”

格雷泽家族以每股3英镑的方式报价曼联——总计接近8亿英镑,高于其市场估值。所以,他们自然想知道如何缩小溢价空间,并在收购球队之后,如何快速回本。为此他们曾考虑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比如为高净值客户提供一个机会,只要他们支付数百万英镑,便可以与曼联一线队一起训练。

当时他们还提出了一些彼时看起来匪夷所思的想法,但后来也都被证明是有先见之明。格雷泽家族之所以愿意投资曼联,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对于他们预判的信心——他们觉得未来英国足球转播收入会有大幅度提升。虽然当时很多代表曼联的人,都认为这是盲目乐观,但现在事实就是如此。

即便欧超联赛计划破产,但格雷泽家族依旧认为目前英超转播分成方案存在问题,并认为现在是一个“内容为王”的时代,他们应该获得更多的收入。

当然,彼时虽然曼联董事会对这一观点持怀疑态度,但这种长远的观点还是说服了一部分人,因为这样的长远考虑让他们觉得格雷泽家族应该不是那种只想着倒卖以牟取暴利的投机分子。

不过这样的计划,当时仍没有办法百分百说服董事会,让他们全心全意推荐格雷泽家族的报价。只要债务问题依然存在,那么就仍有风险存在。

在卡泽诺夫办公室的会议中,这个问题也再次被提出:具体来说,如果格雷泽家族经营曼联之时,未能遵守贷款协议的条款,会发生什么情况?结果真让人感到不安。曼联将以这种方式坠入深渊。所以这意味着董事会无法百分百支持这一提议,而球迷们对这一建议的愤怒也在他们的考虑之中。另一方面,彻底拒绝格雷泽家族的提议,可能会使得其他股东因没有机会接受合理的报价而威胁采取法律行动。

当然,最终双方还是达成了妥协。董事会将得出结论,格雷泽家族的报价是公平的,但他们不会明确想股东推荐这一报价。

一位与格雷泽家族合作竞标的罗斯柴尔德银行家后来表示,如果董事会拒绝提供任何意见,融资就会崩溃,交易就会泡汤。

“如果董事会只是说他们不能推荐它,这将是一个‘不友好’的出价,但不是‘敌意’的出价。”Robert Leitao在接受Mihir Bose采访之时表示,“只要没有负面消息出现,银行和对冲基金就会留下来,出价就会继续。”

如果没有董事会的明确拒绝,格雷泽家族可以自由提出报价,该报价也会很快被大部分股东所接受。至于外界的反对呼声,这从来就不是格雷泽家族所考虑的事情。一位熟悉此次交易的消息人士表示:“他们认为他们了解球迷,只要赢得比赛就能满足他们。”

收购完成之后,格雷泽家族的冬季也变得清晰起来,尽管在此之前,这支球队已经创造了破纪录的收入,但格雷泽家族认为,他们可以释放出曼联更大的潜力。

当然,格雷泽家族的一系列想法,并没有全部实现。他们曾希望在曼哈顿接头悬挂一个球队品牌的气球,作为梅西百货公司年度感恩节游行的一部分,但这一计划被否决了,因为这将花费曼联年度营销预算的四分之三以上。不过即便如此,它也象征着曼联商业模式的更新,在早期布莱恩的领导下,曼联商业运作与之前有了极大的飞跃。

旧模式下,曼联认为自己应该与一些身份相匹配的品牌建立合作关系。比如沃达丰,因为他们是一个知名品牌,且品牌色调也是红色。但在格雷泽家族看来,沃达丰每年950万英镑的赞助合约,甚至是耐克每年2200万英镑的赞助合约,价格都有些低。

作为曼联的老板,格雷泽家族很快就和球队的两个主要赞助商进行了会面,且在沃达丰提前两年终止合作关系之时,他们告诉惊慌失措的商业部门:“别担心,我们会找到更好的。”

AIG最终取代了沃达丰,与曼联签下了为期四年的赞助协议——尽管后续因为金融危机的原因,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彼时双方达成协议只是,其价值达到了创纪录的5600万英镑。

争取最好的价格成为商务谈判的优先事项,且格雷泽家族也会采用一些更激进的交易方式,在涉及家族多位成员的谈判中,事情也会变得难以预料。一位消息人士回忆道:一个曼联代表团参加了一个关于潜在赞助协议的会议,事先商定了要价,但格雷泽三兄弟中的一位,却突然要求近两倍的要价。

诚然这种做生意的方式,并不符合每个人的口味,但即便是在球队内部的怀疑论者,最终也开始认为这种方式是成功的。

曼联的商业收入在格雷泽家族收购前,每年约为4500万英镑。10年后,曼联的商业收入已经攀升到了1.89亿英镑,并在上个赛季达到了惊人的3.02亿英镑——即便最近三年,曼城都压曼联一头。

布莱恩对曼联商业战略的初步转变,产生了关键影响,但自那以后,布莱恩影响力逐渐减弱,乔尔和阿夫拉姆开始主导曼联的日常运营。

早年,格雷泽家族六兄妹——乔尔、阿夫拉姆和布莱恩,再加上达西、爱德华和凯文——都有出席佛罗里达州那次会议,这并不罕见。达西的丈夫乔尔-卡斯维茨有时也会出席会议,即便他在体育所有权方面相对缺乏经验,但他并不害怕提出自己的问题。

尽管根据报道,目前格雷泽家族几人对曼联的兴趣已经有所减弱,但始终不变的是,他们不愿意将责任完全委托给自己圈子以外的人,即便是亲密的加人。当涉及到重大决策之时,按照一位消息人士的说法:“格雷泽家族会坐下来,像家人一样讨论它,但几个月你都听不到任何消息。”

负责老特拉福德门票销售的工作人员就蹭惊讶的发现,他们花了数周时间准备新赛季的门票销售,结果收到格雷泽家族发过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宣布下赛季的门票价格要调整,并指示他们发布公告。

拉特克利夫和英力士集团已经和格雷泽家族打交道有一段时间了——毕竟自格雷泽家族宣布出售球队股份一事,已经差不多过去一年了——但说起来,拉特克利夫与这家人打交道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Armour)

赛事介绍 2023-11-26 05:58:54 次播放 |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微信二维码
| 其它观看方式

移动设备观看

移动设备观看扫一扫
蹲在厕所继续看

与“吸血鬼”同行!和格雷泽家族打交道是一种怎样的体验